您的位置: 首页  >> 普及读物  >> 社科
全站搜索
 
请选择搜索范围
 
新书上架
 ·文苑英华——古都 2015-12-17
 ·广州武汉国民政府 2015-12-15
 ·杜诗详注(典藏本 2015-12-15
 ·世说新语笺疏(典 2015-12-15
 ·乐章集校注(典藏 2015-12-15
 ·阮籍集校注(典藏 2015-12-15
 ·元稹集(典藏本) 2015-12-15
 ·韩偓集系年校注( 2015-12-15
 ·花间集校注(典藏 2015-12-15
 ·李太白全集(典藏 2015-12-15
 ·顾太清集校笺(典 2015-12-15
更多
最近浏览
 ·江湖丛谈(典藏本 2023-1-30
 ·鲍照集校注(全二 2023-1-30
 ·茶马古道上的传奇 2023-1-30
 ·故宫营造(插图典 2023-1-30
 ·玉出昆仑 2023-1-30
 ·国学十典(全四函 2023-1-30
 ·叶嘉莹说陶渊明饮 2023-1-30
 ·百年斯文:文化世 2023-1-30
 ·文苑英华——古都 2023-1-30
 ·《普希金诗选》导 2023-1-30
图书简介



《江湖丛谈(典藏本)》
  丛 书 名:
  定    价:78元
  作    者:连阔如著,贾建国、连丽如整理
  发布日期:2010-10-18
  页    数:432页
  字    数:300千字
  包    册:5
    ISBN  :978-7-101-07515-1
  版    式:简体横排
  装    帧:精装
  版    次:1-2
  开    本:16开
内容简介:

    《江湖丛谈》为连阔如先生遗著,是我国现今仅存的一部客观而又比较全面地介绍江湖行当、行话和内幕的书籍,以大量的篇幅记述和揭露了清末至20世纪30年代这一时期江湖行当的内幕以及危害社会的种种骗术,劝诫人们不要贪便宜上当受骗,通俗易懂,生动有趣,真实可信,影响深远。作者于上世纪30年代以云游客笔名在北平《时言报》连载书稿内容,1936年由时言报社结集出版。中华书局此次增订再版,请李滨声先生绘制彩色插图50余幅,补充了“小绺门”、“风门”、“雁门”等原书未及的几节文字,并选配多幅珍贵人物照片和历史资料照片。

1. 内容具有独占性:奇人写奇书——一代评书大师呕心沥血撰写的一部奇书。被誉为“空前绝后”的一本书。揭露江湖内幕,防止受骗上当。书中的所有故事趣味性强,通俗易懂。


2. 增补内容,适合典藏。与其他版本相比:
增补“小绺门”、“风门”、“雁门”等几节文字;
著名民俗画家李滨声绘制彩色插图50余幅;
选配作者照片、自传、日记、本书1936年初版封面等多幅珍贵历史图片。


3. 大家名家,联袂推荐。冯骥才热情褒扬、王蒙亲自撰写推荐语、苏叔阳作序。
王蒙说:
连阔如,是我小时候常常把耳朵贴着话匣子听的评书的播演者。与别人不一样的是他的社会意识和民主意识,他对于一些胡说八道会出面驳斥。他经营一个广告社。用现在的话来说,他应该算是个“有机艺人”,经风被雨,与“速成明星”大异其趣。果然,太有机了,解放后五七年他倒了霉。幸亏有他的闺女,受过很好的教育的连丽如继承了他的事业。他的《江湖丛谈》为我们打开了陈旧中国的一个全新世界,令人叹为观止。
苏叔阳说:
要写这样的书,必须具备以下的条件:
第一,身为江湖中人,而又内心纯正,所谓“出污泥而不染”,熟悉江湖内幕和行话以及一切行规。
第二,会写一手漂亮文章。所谓漂亮不是今日满篇舶来语、通篇新式名词,外加倒装句。而是通顺、通俗、生动有趣,且极具韵味,让人一看便明白这“江湖”所处时代的特色,了然当时北平报纸连载文章的风格。
第三,有拯人济世之心,无哗众取宠之意。鞭挞假恶丑,有勇气、有肝胆、有侠义之风。
这三点,除第三条之外,一、二两项今人都无法达到。自然的伟力将这本书推到上世纪30年代北平、天津江湖行当及报纸文风活化石的地位上。能写这书的人,没了,没啦!
连阔如先生以一位评书艺人的身份,写出这样一本可以让后人饶有兴味地知道往事的奇书,本身就是奇迹。奇人、奇书值得我们好好地读一读。


4. 娱乐圈演艺界的必读书、枕边书。
5. 整理者是评书艺术家,知名度高,影响力大。

丛书介绍
作者简介

连阔如(1903—1971),著名评书艺术家、曲艺活动家。北京人,满族,原名毕连寿。1927年开始说书生涯。他虚心好学,记忆力强,刻苦钻研,创立了自己独到的表演风格,人们称赞他“见识实在,胜人一筹”。20世纪30年代末,他在北京的商业电台连续播讲《东汉》,有“千家万户听评书,净街净巷连阔如”之誉。此外,他还在电台连播《三国》、《水浒》、《西汉》、《隋唐》、《明英烈》等评书,诸书书情严谨,人物性格鲜明灵动。他说书时台风潇洒,神完气足,语重声宏,口齿清晰。尤其是三大书目《东汉》、《三国》、《水浒》,经过他认真揣摩,反复加工,成为连派评书扛鼎之作。《东汉》的打功、《三国》的评讲、《水浒》的民俗,被公认为连派评书的经典标志。

连丽如,1942年出生,著名评书艺术家,连阔如之女。继承和发展连派评书艺术,曾在电视台、电台录制播出十几部长篇评书,被广电部评为“优秀演播艺术家”。曾四次出访新加坡,两次出访马来西亚,传播评书艺术。2002年出访美国,在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处做讲座及示范表演,并荣获“史密斯国际年会表演奖”。主持播讲大型电视艺术片《听书、看戏、话三国》,录制出版评书音像制品《东汉演义》、《三国演义》、《大隋唐》、《红楼梦》、《康熙私访》、《雍正剑侠图》、《鹿鼎记》等,口述并整理出版《东汉演义》、《评书三国演义》、《雍正剑侠图》、《康熙私访》等。

图书目录
第一章  江湖规矩
第二章  算卦相面
第三章  挑方卖药
第四章  杂技戏法
第五章  保镖卖艺
第六章  评书流派
第七章  相声口技
第八章  坑蒙拐骗
第九章  大鼓竹板
附  录  小绺门、风门、雁门
精彩章节

序:
回忆父亲连阔如
连丽如


    父亲离开人世近四十个春秋了,可是没有一天不想念他老人家,他是我的慈父,也是我的严师。
    父亲是个苦命人,1903年闰五月,父亲落生在北京安定门外一个穷旗人的家中。我家是满族镶黄旗人,祖姓毕鲁氏。满族人指名为姓,我爷爷叫凌保,是个门甲,父亲出世前一个月,爷爷就故去了。父亲只上了半年私学、两年小学,12岁就当学徒,进过北京的首饰楼、照相馆,天津的杂货铺、中药店;到烟台、大连做过小买卖;摆过卦摊,饱尝了人世间的酸、甜、苦、辣。
    父亲原名毕连寿,拜师李杰恩,学说评书《西汉演义》,艺名连阔如。后又向张诚斌学说《东汉演义》。北京有一位田岚云老先生,说《东汉演义》名扬京城,听众孙昆波把田老先生书中的精华指点给我的父亲,再加上父亲的天资、勤奋,20世纪30年代末期在东交民巷伯力威电台播讲《东汉》,名声鹊起。他刻苦向前辈演员学习,博采众长,融会贯通,达到书情结构严谨,人物性格鲜明。说书时嗓音宽厚,语重声宏,口齿清晰,娓娓动听。为摹拟好文生、武将,他借鉴京剧表演艺术,融化于评书中。马跑、马嘶等口技辅助表演,被听众公认为一绝。父亲曾说:“说书时要严肃地进行表演,要做到五忘:忘己事,忘己貌,忘座有贵宾,忘身在今日,忘己之姓名”,全身投入艺术创造中。他重视说功、做功、打功,说到谁,就摹拟那个人物的神情、语言、声态,有时也使用方言、韵白,加上必要的动作,表情状物,绘声绘色,形成了神完气足、层次分明、起伏跌宕、耐人寻味的独特风格,艺术精湛已自成一家。
    父亲说《东汉》的技艺,显示了他艺术上少有的才华。但他并不满足,仍然精益求精。他虚心请教老师和听众,集先辈评书诸家之所长。父亲说的是“袍带”书,为了提高艺术,父亲向知名的武术家学习,又结识了许多京剧界的朋友,如萧长华、徐兰沅、郝寿臣、谭富英、李万春、马富禄,以京剧唱、念、做、打的功夫丰富自己的表演。20世纪30年代末,京剧表演艺术家尚小云先生曾邀请父亲为他的科班——荣春社排演全部《东汉》。荣春社在前门外中和戏院演出,轰动了京城。那时,父亲白天在电台说书,晚上到剧场看戏、指导。尚小云先生的长子尚长麟扮演的武状元岑彭栩栩如生,是父亲说的《东汉》中的一个人物在舞台上活灵活现的再创造。解放后,他协助王永昌同志排练了全部《水浒》,在大栅栏庆乐戏院演出,盛况空前。几十年来,父亲结交了各行各业的专家,成为朋友,如养马专家载涛,语言学家吴晓铃,剧作家翁偶虹、景孤血,针灸名医胡荫培,作家赵树理,史学家吴晗等。父亲就是这样广交博学,不断地使自己的艺术造诣达到更高的境地。
    父亲一生勤俭度日,不吸烟,不喝酒,不讲穿戴,所挣的钱除去养家外,全都买了书刊。我家原住在和平门外琉璃厂,这是一条有名的古书街。父亲则是“邃远斋”、“来薰阁”等古书店的常客,难怪我去琉璃厂中国书店买书,好多书店的同志一眼就认出了我,津津有味地谈起我父亲当年买书的情景。我记得父亲为了考证汉献帝的“衣带诏”一事,购买和翻阅了七八种《汉书》及《三国志》的版本。他钻研天文知识,把《借东风》、《草船借箭》说得入情入理;他学习、了解山川地理、风俗人情,以备古今对照;为了评价历史人物曹操,他详细阅读了郭沫若先生的有关著作,登门请教。听众们反映:“听连先生的书,不但听了历史故事,还学到了不少知识。”
    父亲为人正直,光明磊落,不奴颜婢膝。抗日战争时期,日军责令我父亲在电台宣传“大东亚共荣”,父亲竟说了一段《廉颇?蔺相如》,意蕴人民团结抗战,结果被日伪电台斥退。
    父亲离开了电台,开始了写作生涯,以云游客的笔名发表了《江湖丛谈》。书中的内容是父亲身临其境掌握的第一手感性材料,对许多社会现象作了生动的写照,正如父亲所说:“以我的江湖知识说呀,所知道的不过百分之一,不知道的还多着哪。等我慢慢地探讨,得一事,向阅者报告一事,总以爱护多数人,揭穿少数人的黑幕,为大众谋利除害,以表示我老云忠于社会啊!”这部书揭露了某些危害社会的江湖行当的黑幕和手段,在当时社会上影响极大。从这部书里也看出父亲的勤奋和洞察社会的能力,我也更加了解了父亲青少年时代浪迹江湖的酸楚。
    北京解放后,父亲响应党的号召,作为曲艺界的带头人,积极主动参加各项工作。1949年7月,被选为代表,参加了全国第一届文代会。在全国文联的领导下,父亲筹备成立了“中华全国曲艺改进会筹备会”,担任副主任,协助王尊三、赵树理同志工作。周恩来总理看过父亲的演出后,鼓励他搞好曲艺革新改进工作。父亲立即按照北京市文艺处的指示,组织北京的京剧、评剧、曲艺演员成立“戏曲界艺人讲习班”。为加强新曲艺的演出实践,他带领曲艺演员在前门“箭楼曲艺厅”,每天演唱《新五圣朝天》、《考神婆》等新曲艺。又和新华广播电台合作,每天中午用固定时间播唱新曲目,前后坚持了三年,扩大了新曲艺的影响。在父亲的带动下,评书演员赵英颇等开始播讲《一架弹花机》、《罗汉钱》等新评书,很受欢迎。
    1951年初,父亲积极响应“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受彭真同志委托,组织了“中国人民第一届赴朝慰问团曲艺服务大队”并担任大队长,率领京、津两地许多著名曲艺演员,赴朝鲜前线,冒着枪林弹雨在前沿坑道、阵地,进行慰问演出。他经常表演评书《武松打虎》,古事今说,表达了祖国人民不惧强敌的心愿,鼓舞了指战员的斗志,使曲艺获得了“文艺尖兵”的称号。归国后,父亲又带队深入大西南去演出,边演出边整理,创作了《飞夺泸定桥》等新书。1953年10月,第二次全国文代会决定成立“中国曲艺研究会”,父亲被任命为副主席,和赵树理、王亚平、韩起祥一起,协助王尊三主席工作。当时是百花盛开的季节,父亲除了编演新书《强渡大渡河》、《智取娄山关》等外,还整理了《三国演义》、《东汉演义》、《水浒》等传统评书,在北京人民广播电台整年连续广播。这时,父亲的说书艺术更加精湛,每到播讲时间,家家收音机旁挤满了听众,北京市内流传着“千家万户听评书,净街净巷连阔如”的赞誉。父亲忙于社会工作,他当选为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和全国政治协商会议的委员,还经常到大学去讲课。
    1957年,父亲遭到了无情的打击,被错划为右派分子,他的身影从社会上消失了,他的声音从广播里消失了。但他没有灰心丧气,承受着巨大的政治压力继续编写《红军长征演义》,研究《三国演义》。父亲一直惦记着怎样实现周总理向自己提出的“要带好徒弟”、“自己的孩子有没有学评书”的嘱咐。他原来认为女孩子是不能说评书的,可是在上海却亲眼看到了王少堂的孙女王丽堂,受到了王老的言传身教,16岁就登台说《武松打虎》。父亲想到丽堂,很受启发,决定选择难度较大的《三国演义》口授给我。那时我正在北京师大附中读高中,为了表达“北连学南王”的心情,父亲把我的名字改为连丽如,意思是:南丽继承南王评话,北丽继承北连评书,祝愿我与丽堂同志在书坛上茁壮成长。
    粉碎了“四人帮”,1979年11月,有关单位为父亲在八宝山举行了彻底平反的隆重追悼会,《北京日报》予以报道。我也从工厂重返书坛。为了继承连派评书艺术,我顽强地拼搏,终于恢复了《东汉演义》、《隋唐演义》、《三国演义》、《明英烈》几部长篇大书的演出,受到广大听众的热烈欢迎。接着我为电视台录制了评书《三国演义》、《东汉演义》、《康熙私访》等,在北京和各省电视台播出,听众们给予很高的评价。
    自80年代以来,在爱人贾建国的帮助下,我改编整理了200多万字的评书手稿,并全部出版,包括《评书三国演义》、《东汉演义》、《康熙私访》、《左良传》、《程咬金大闹瓦岗寨》、《斩莽剑》、《逍遥王》等。尤为值得一提的是,父亲在1936年出版的名著《江湖丛谈》也多次再版,最新的一版就是在出版界享受盛誉的中华书局即将推出的精装典藏本,著名漫画家李滨声老师还特地绘制了精美的彩色插图——这对于喜欢我父亲,喜欢《江湖丛谈》的朋友来说,无疑是特大的好消息!
    2003年9月4日,在我的努力下,纪念父亲连阔如诞辰一百周年座谈会在湖广会馆举行,关学曾、谭元寿、常宝华、苏叔阳、李金斗、孟广禄等艺术界老中青三代齐聚一堂,缅怀父亲的高超书艺与崇高品格。刘乃崇老师回忆了与父亲在建国初期为新中国曲艺事业共同奋斗的光辉岁月;郝寿臣先生的公子、年近九旬的郝德元老师满怀深情地讲述了父亲在抗美援朝战场上舍身救人的事迹,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虽然他们每个人的发言都很简短,回忆父亲的事迹也只是点点滴滴,但一代评书大师的形象却在人们的讲述中逐渐鲜活起来。我想,父亲的评书深深地影响了几代人,到今天依然有很多人怀念他,惦记他,这充分证明了他的人格魅力与艺术成就。正如欧阳中石老师为父亲题写的那首诗所说:“敷演春秋稗史,公平月旦无私,口碑评书自相宜,不负微言大义。”
    在怀念父亲的同时,我也时刻不忘己任——传承和发展连派评书艺术。其一,在相关部门的帮助下,北京评书顺利成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我也成为传承人;其二,2007年6月,我收下了四个徒弟和两个义子,北京评书后继有人;其三,将观众重新请回书馆,让他们领略和欣赏真正的书馆评书。从朝阳小梨园到月明楼,再到如今每周末宣南、崇文、东城三个书馆的红红火火,从一开始只有我一个人说书,到如今吴荻、贾林、王玥波、李菁、祝兆良、梁彦,这六个孩子每人都能上台说演长篇大书……父亲,如果您在天有灵,看到这一切,一定会含笑九泉的!
 
 
 


一本不可多得的奇书

苏叔阳

 

    上世纪80年代,新近刚刚去往天国的电影艺术家谢添约我写一本关于燕子李三的电影剧本。为了了解旧中国江湖的内幕和行话,忘了从谁那里找来一本《江湖丛谈》。我一口气读完,痛快地过了一回读书瘾,那感觉很像读《儿女英雄传》。我很想知道作者“云游客”是何许人也。可惜,问了许多人,都语焉不详。一直到纪念评书大王连阔如百年诞辰时,我才知道:“云游客”乃连阔如也!这大大增加了我对连阔如先生的敬意。
    《燕子李三》没有拍成,连剧本都不知流浪何方,我的那本《江湖丛谈》也不知是被同好借走还是遗失在搬家的中途,至今懊丧不止。但我却记住了《江湖丛谈》里的许多内容,及至看到一些新起的文豪卖弄并不准确的“春点”,甚至用错字音译被旧时的艺人蔑视的“臭春”,就想“狗拿耗子”告诉他们,找一本《江湖丛谈》看看,省得“谬种流传”。后来知道,这是瞎耽误工夫,便死灭了向他们推荐这本奇书的念头。
    这确乎是本奇书,而且我敢断言,从今往后没有人能再写出这样的书。要写这样的书,必须具备以下的条件:
    第一,身为江湖中人,而又内心纯正,所谓“出污泥而不染”,熟悉江湖内幕和行话以及一切行规。
    第二,会写一手漂亮文章。所谓漂亮不是今日满篇舶来语、通篇新式名词,外加倒装句。而是通顺、通俗、生动有趣,且极具韵味,让人一看便明白这“江湖”所处时代的特色,了然当时北平报纸连载文章的风格。
    第三,有拯人济世之心,无哗众取宠之意。鞭挞假恶丑,有勇气、有肝胆、有侠义之风。
    这三点,除第三条之外,一、二两项今人都无法达到。自然的伟力将这本书推到上世纪30年代北平、天津江湖行当及报纸文风活化石的地位上。能写这书的人,没了,没啦!或许有今日的文人经过仔细地调查,深入地揣摩,写出颇有当时风格的文章来,这就不错。只是不会有那种身处其间的真实感,怎么着都会有今人对旧人的评断,不再是当时人的感受。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说,这书是空前绝后的。至于第三点,今人绝大多数是真善美的歌颂者,不缺肝胆、侠义,不怕江湖人报复,因为,旧日的江湖已经掩埋在岁月的灰尘里。可是,挡不住有几位就愿意歌颂假恶丑,爱显摆自己明白江湖里的道行,也写一些这类的文章。但是,这和《江湖丛谈》就有了本质的区别。《江湖丛谈》为人指点迷津,揭露诡计,要冒身家性命的危险。这勇气不是在温柔乡里长大的才子可以比拟的。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风气和代表人物。对于过往的俊杰我们只能仰视,因为我们无法估计我们倘在那时代生活,会有怎样的表现,我们还能不能写出或者做出像样的东西,留给后人和历史,成为认识这时代的参照。连阔如先生以一位评书艺人的身份,写出这样一本可以让后人有兴味地知道往事的奇书,本身就是奇迹。奇人奇书,值得我们好好地读一读。是为序。

    2005年6月8日于寤斋

 


小绺门·偷帽子
    小绺就是小偷。都说“贼起飞智”,这话确实不假,偷东西的得有脑子,聪明,这才能把东西算计到手里。比如偷帽子,怎么偷呢?老年间最好的就是盛锡福的四季帽。这位戴着一顶新帽子,上天桥看热闹,看变戏法,直勾勾地瞧,让贼惦记上了。贼想偷帽子,他得站在这位的左侧,还不能并排站,得稍微往后错一点儿。他在偷之前呢,从兜里掏出一根宽松紧带儿,立着套在自己脑袋上,然后伸右手从这位的右侧摘帽子,摘完之后立刻扣在自己脑袋上,还不跑,也直勾勾往里看热闹。丢帽子这位往右一回头,没有;再往左一回头,旁边站着一个人,头上戴着一顶帽子,跟自己的一模一样。这位怎么看,这帽子怎么像自己的,可又不敢认,因为人家不见得买不起这帽子。可这位犯嘀咕啊,就老看旁边这人。结果贼先说话了:“怎么着?帽子丢了吧?”“是啊!一转脸的工夫就不知道让谁偷走了。”“嘿!你没法儿不丢!我都丢了六顶了。你看,我长记性了,我这儿不套着松紧带儿呢么?”这位一瞧,赶紧点头:“哎哟!谢谢您,下回我也钉带儿。”

相关书评
媒体报道
图片集
 
(C)2002-2008 中华书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12931号

www.zhbc.com.cn  zhbc@zhbc.com.cn
 最新动态 中华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