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普及读物  >> 社科
全站搜索
 
请选择搜索范围
 
新书上架
 ·文苑英华——古都 2015-12-17
 ·广州武汉国民政府 2015-12-15
 ·杜诗详注(典藏本 2015-12-15
 ·世说新语笺疏(典 2015-12-15
 ·乐章集校注(典藏 2015-12-15
 ·阮籍集校注(典藏 2015-12-15
 ·元稹集(典藏本) 2015-12-15
 ·韩偓集系年校注( 2015-12-15
 ·花间集校注(典藏 2015-12-15
 ·李太白全集(典藏 2015-12-15
 ·顾太清集校笺(典 2015-12-15
更多
最近浏览
 ·听橹小集 2024-2-23
 ·图说佛教常识-- 2024-2-23
 ·谢春涛党史论集( 2024-2-23
 ·《中华文化基础教 2024-2-23
 ·《读者》的人文关 2024-2-23
 ·册府元龟(全十二 2024-2-23
 ·老子 庄子 2024-2-23
 ·增广贤文·格言联 2024-2-23
 ·《围城》导读 ( 2024-2-23
 ·晏子春秋校注-- 2024-2-23
图书简介



《听橹小集》
  丛 书 名:
  定    价:24元
  作    者:王稼句 著
  发布日期:2009-11-17
  页    数:232页
  字    数:110千字
  包    册:10
    ISBN  :978-7-101-06836-8
  版    式:简体横排
  装    帧:精装
  版    次:1-2
  开    本:32开
内容简介:
这是当今最棒的随笔文字。作者自如地穿梭于旧史笔记与今日现实之间,不论写人、记事,还是考证地方风物,皆有情趣,富文采,而又不雕琢,不做作,一派自然天成之气象。 
丛书介绍
作者简介
王稼句,苏州人,编辑过《苏州杂志》,曾任古吴轩出版社副总编辑。
图书目录

题记


说旧书
也说常销书
新扬州画舫录
文夫先生两三事
蓝印花布
西山的梅花
九中杂忆
说止庵
叶圣陶的《客语》
书船
笔舫
吴兴笔工小志
画人沈三白
李涵的风俗画
《开卷》八年
《弱水书话》序
《看书琐记二集》自序
话说蛙戏
柳如是小影
红豆庄的前世今生
燕园的叹息
孙春阳史话


后记

精彩章节

题记


苏州城南,大运河逶迤西来,浩浩汤汤,在我的寓楼前流过。这是千百年来的黄金水道,舟楫频繁往来,舳舻衔尾相接,“上自帝京,远连交广,以及海外诸洋,梯航毕至”,真可见得这座古城往昔的繁华。余生已晚,那渔火樯帆、夕阳篷背的景象,早已看不到了,但还留存在古旧的画卷上,留存在发黄的照片上,尚可借以作一点遥远的遐想。近百年来,大运河依旧繁忙,那轮船,那木排,那舢板,川流环运,昼夜不息。轮船各式各样,最常见的是客轮和货轮,那往往是拖船,客轮拖一只两只,货轮拖数十只,至于拖木排,则一眼望不到尽头,水上声音嘈杂,轮机声、汽笛声和喇叭里传来的吆喝避让声,忽远忽近,此起彼伏,橹声自然是听不到了。


当我移居城南时,这段河道已经断航,那是为了保护古城,沿城墙遗址开辟运河绿化风光带,另外在远郊开凿了一条运河,让过往船只绕过苏州城区。这样一来,水上就静谧而清冷了,微风吹过,波光粼粼,偶而有一只两只游船缓缓驶过,那雕花装饰的船棚里,有时会传来几声昆腔或弦索的叮咚,橹声自然也是听不到了。


橹声是听不到了,但当我在阳台上望见那潺湲流水,往往会想起橹声欸乃的境界,这声音虽然已是依稀邈远了,但仍是那样熟悉,那样亲切。在旧时江南水乡的日常生活场景里,悠悠橹声正是一首轻柔宛转的歌。杨柳依依低垂,遮着水面,先是听到橹声,由远渐近,然后“小舟撑出柳阴来”,或是书船,或是笔舫,或是久别了的友人,总是让人心喜的。如果在水巷里,橹声就是水上的市声,少妇推开临河的后窗,将小小竹篮吊下去,秤点鱼虾,秤点菜蔬,或是水淋淋的红菱或塘藕。还有另一种情形,霜天西窗,持卷漫读,橹声悠然传来,如果正好读到白乐天的“晴虹桥影出,秋雁橹声来”,王荆公的“落日欹眠何所忆,江湖秋梦橹声中”,那可真是情景交融的享受。世道太平的时候,过日子就像是这橹声一样,咿咿轧轧,不紧不慢,安谧里有着生趣,平淡中自有欢欣。


如果坐船而行,橹声更是始终相伴。灯船画舫,花酒相映,丝竹相杂,那时的橹声就不那么清晰了,但凭舷而换岸看花,倚槛而移林听鸟,苏东坡说的“水枕能令山俯仰,风船解与月徘徊”,洵然也是曲尽水窗之妙的。或不是那么悠闲,经商赴考,省亲远游,客船虽然走得慢一点,但比起坐车骑马来,实在舒服得多,坐着倚着躺着都行。在那船上,手里一卷书,几上一壶酒,书读得倦了,酒也喝得有点微醺了,这时就听听橹声,聊解水上逆旅的寂寞,就在这橹声里,船在渐行,距离目的地也越来越近了。有人就特别喜欢听那悠悠的橹声,《世说新语》说了一个故事,王子猷弃官东归,住在山阴,某夜大雪,他半夜醒来,推门一望,纷纷扬扬,天地间一片皎然,不知怎地想起左太沖的《招隐》诗来,“非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于是就推托想念时居会稽的戴安道,令仆人安排小船,摇橹前往。天亮时才到达戴安道家门首,他却掉头就走,仆人很是惊奇,他说:“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漫天大雪,茫茫无际,天冷得泉涧冰结,山水间哪有什么“清音”,他的“乘兴”就是想聆听这半夜橹声。当然,这个段子的结论是我揣测的。


若在夜航船上,橹声更是悠长而寂寞了。张宗子《夜航船序》说的故事,大家都熟悉,说是有一僧人与一士子同宿夜航船,士子高谈阔论,僧人听了感到他的学问真大,颇为畏慑,就卷足而寝。但听着听着,发现士子说的有破绽,便问道:“请问相公,澹台灭明是一个人,是两个人?”士子答道:“是两个人。”僧人再问:“这等,尧舜是一个人两个人?”士子说:“自然是一个人。”僧人笑了起来:“这等说起来,且待小僧伸伸脚。”其实那僧人的修行尚欠火候,真还不如一声不语,听那橹声的好,这时悠长而寂寞的橹声,就像催眠曲,如果睡着了,自然也听不到这样的瞎三话四了。


二〇〇九年二月二十六日

相关书评
 ·《深圳晚报》:己丑冬日的情色之旅
 ·《中华读书报》:闲话中华版小精装
 ·《深圳商报》:王稼句和巴尔扎克
 ·《羊城晚报》:书话大家重现
媒体报道
图片集
 
(C)2002-2008 中华书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12931号

www.zhbc.com.cn  zhbc@zhbc.com.cn
 最新动态 中华书评